IEEE 正式回应传闻,华为限令对学术圈真的「影响轻微」吗?

2019-05-31 09:13:14 来源:极客公园
日前,「IEEE 限制华为员工参与审稿」等相关消息在学术圈不胫而走,在数小时内便掀起轩然大波,引来了众多学者、科技从业者和关注贸易战进展的网友们的热议。

今晨,一夜之间成为众矢之的的专业技术组织 IEEE(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在一则声明中证实了早先的传闻——它的确须要遵守美国商务部列出的「实体名单」(Entity List),而相关法规限制华为及其员工参与「IEEE 一些通常不向公众开放的活动」。
 

在这份 IEEE 官方发布的题为《美国贸易限令对全球 IEEE 会员影响轻微》的声明中,IEEE 表示其「作为一个在纽约注册的非政治性、非营利组织」,必须遵守美国及其他地区管辖权内规定的法律义务。
 

「相关美国政府的法规限制了华为公司及其员工无法参与 IEEE 一些通常不向公众开放的活动,包括一部分的出版物的同行评议和编辑过程」,同时,IEEE 也表示,包括华为员工在内的所有会员「都可以继续正常保持 IEEE 个人及企业会员资格」,继续享有投票权、订阅和访问出版资料、提交技术论文、参加学术会议等权利。
 

IEEE 需要合规
 

IEEE 成立于 1963 年,总部设在美国纽约。截止至 2018 年底,IEEE 在全球 160 多个国家拥有 43 万多名会员,每年在全球举办的专业技术会议多达 1800 余场,正在开发近 1600 项有效标准和 600 项标准。作为全球最大的专业技术组织,在电气及电子工程、计算机、通信等领域中,IEEE 发表的技术文献占到了全球同类文献的百分之三十(IEEE/IET 电子数据库中拥有 400 多万份技术文献)。
 

「IEEE 需要合规」,IEEE 在今早发布的声明中回应道,「违反 EAR 的行为将受到重大的民事或刑事处罚,包括罚款或监禁。」这里的法规指的就是 BIS(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在当地时间 5 月 15 日发布的 EAR(美国出口管制条例),它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及其 68 个附属公司列入了黑名单。被列入这份贸易黑名单的企业,未经美国政府许可不能从美国公司购买零组件和技术。

 

据科技新闻网站 The Register 报道,当地时间 5 月 26 日,IEEE 802 LAN/MAN 标准委员会主席 Paul Nikolich 向该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发布了一封邮件,值得注意的是,邮件里附了一份名为 IEEE Statement on Participation of Members/Volunteers on BIS Entity List的关键附件。这个发布于 22 日的附件提到,由于 IEEE 是注册在纽约的法人,所以所有被列入黑名单的实体也将受到 EAR 的限制。另外,EAR 涵盖了物品、软件和技术信息的转移,转移的形式可以是出口商品,人员间的接触转移(不管是发生美国国内还是其它国家),甚至是邮件交流和交谈,而违反该条例则可能面临民事或刑事诉讼。
 

EAR 对华为影响轻微?
 

IEEE 在今早发布的声明中表示,「所有 IEEE 会员,包括华为员工,都可以继续正常保持 IEEE 个人及企业会员资格,并行使投票权;正常订阅、访问 IEEE 的数字图书馆并阅读 IEEE 其他出版资料及文献;正常提交技术论文并正常进入发表审核流程;正常参加并出席 IEEE 赞助的学术会议及活动,并可以赞助或接受 IEEE 的奖项。与华为有关的会员还可以正常参加商务、后勤和其他会议,包括参与学术大会的策划。」
 

IEEE 补充道,「华为及其员工可以继续成为 IEEE 标准协会的成员,包括正常获得或行使会员的投票权;正常参加 IEEE 标准制定会议,提交新的标准提案,参与标准技术提案的公开讨论。」
 

据《财富》中文版报道,IEEE 标准协会唯一中国籍董事袁昱今早 10:00 在专访中表示,「IEEE 的措施是适用于所有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的实体的,在相关条款里完全没有提华为的名字」。
IEEE 之所以在此次发布特别声明,「正是因为对华为的重视和支持。」

 

IEEE 发布特别声明,或许也是为了平息学界的愤怒和不安。昨日早间,网上流传了两张邮件截图,核心内容主要是强调不要用华为员工做期刊评审。随后,学界一片哗然。北京大学张海霞教授、清华大学刘奕群副教授甚至公开发表声明,辞去 IEEE 相关职务。前者给 IEEE 主席写了公开信,表示 IEEE 限制华为审稿成员的举动令她震惊,「这远远超过了我职业生涯一直以来受训并追随的科学和技术的基本底线(which is far beyond the basic lin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hich I was trained and am following in my professional career till now)。」后者则表态,「如果 IEEE 不与政治摆脱干系,那么我选择脱离 IEEE。」(If IEEE chooses not to be free of politics, I choose to be free of IEEE.)
 

袁昱告诉《财富》中文版,IEEE 并不是绝对禁止华为员工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只是有限制。「唯一的限制是不能在学术论文稿件被录用前参与同行评审。」他解释道,「因为被录用前的学术论文稿件是未公开信息,实在无法归纳到『对感兴趣的公众开放』的范畴里。」根据他的说法,IEEE 须要同时兼顾美国法律和会员利益,「在完全保障黑名单企业继续参与学术会议、标准制定、担任学会职务等更重要的权利的同时,不得不丢卒保车,暂停其参与未公开学术论文稿件的审稿工作。」袁昱特别指出,「对华为员工的影响仅仅是不能在审稿阶段看到将被拒稿的论文而已」。另外,论文一旦被录用,华为员工可以一如既往地不受限制地访问。
 

袁昱表示,理论上,未被录用的论文的价值不会比被录用的论文高。而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龚怡宏则告诉《知识分子》,「阻止华为第一时间接触到世界最新研究成果。一篇论文从投稿到公开发表出来需要半年到两年的时间。排除华为专家担任审稿人,使得华为无法最先接触到最新研究成果。」
 

受干预的学术
 

在 IEEE 发布正式声明之前,张海霞接受观察者网的采访称,她并不清楚 IEEE 对华为的限制属于自发行为还是出于相关部门的授意,但她猜测 IEEE 受到了一定的压力,「IEEE 本身肯定是不愿意这么做的,因为华人和中国人在这里面做了巨大的贡献,像每年收会议注册费,以及投稿,很多收入来源都是华人。实际上,我觉得这个事情对华为公司本身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因为它作为一家公司,发不发表文章,多一篇少一篇也不是很重要,这个影响远没有前几天谷歌说要限制安卓的影响来得大」。

 

The Register 报道称,英国萨里大学的 Alan Woodward 教授在 IEEE 官方表态之前表达了自己的猜想,像在 5G 这样的比较敏感的领域里,华为公司有很多人对相关的前沿研究非常了解,他认为这可能是美国或 IEEE「区别对待」华为的原因。

 

这一件事件之所以引发热议,一是因为这是自五月中旬以来,华为在美国将其「拉黑」的背景下遭受了许多技术「断供」的挫折,二是因为一个以发展技术为重的全球化学会也受到了政治的干预。
 

张海霞表示,相比对华为的不利影响,「这个事情不好的影响主要在于干预了学术的自由性」。Woodward 教授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如果事实证明,这起事件是为了屏蔽华为的编辑和审稿人,那 IEEE 作为一个国际组织的威望和地位将会大大减弱。」
 

就在刚刚,已经有中国学术团体对 IEEE 的「不当行为」采取了更激烈的行动。隶属于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的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发表声明,「(IEEE)旗下的通信学会(ComSoc)竟以当地法律为由限制其会员的活动,这严重违背了作为一个国际性学术组织应遵循的开放、平等和非政治化的基本原则以及学术组织应遵循的基本准则」,「从保护学者和学术共同体的角度出发,CCF 将暂时中止与 ComSoc 的交流与合作;不建议 CCF 会员向任何 ComSoc 主办的会议和刊物投稿;建议 CCF 会员不参加 ComSoc 主办的刊物和会议的审稿和其他学术评价活动。」
 

显然 IEEE 的回应没能让学术圈的其他组织和个体信服。政治撕破了学术研究的清净,它让一个成立五十多年、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国际性学术组织迫不得已承认自己的国别。对所有相信「学术无国界」的单纯研究者而言,这起事件都像是窗户纸被捅破了一样的尴尬,随之而来的,便是恍然大悟的悲观。IEEE 或许低调而被迫的决定引来了中国学术团体愤怒的回应,在贸易战愈演愈烈的当下,可以想见,除非政治主动撇开学术,否则情绪和报复层层叠起之后,IEEE 对华为限令的反应,或许真的只是一个糟糕的开始。


免责声明:本文由作者原创。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EETOP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