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的焦虑:特斯拉抄袭者小鹏汽车迎来销量下滑

2021-01-25 09:03:43 来源:风眼
互联网造车就是有不一样的勇气与底气,从目前的市场舆论上来看,小鹏P7已经可以“单方面”宣布超越特斯拉了。1月22日,小鹏汽车正式开启P7车型新一轮OTA升级的小范围公测,在官方语境中,这次OTA升级是小鹏汽车史上推送功能最多、最强大的一次。标志小鹏汽车通过全球唯二的全栈自研真正引领了中国本土化智能汽车的进化。


 
蔚来李斌、理想李想、小鹏何小鹏和威马沈晖是目前造车新势力中有代表性的四个人物。沈晖是从传统造车企业跳出来造新能源汽车的,何小鹏是完全不懂车的IT人,而李斌和李想恰恰是处于二者之间的,他们出身汽车媒体,对汽车产业有所了解,虽然不像沈晖那么深刻,却也不像何小鹏那样一无所知。

如何碰瓷特斯拉?对许多企业家来说,是个很难有答案的问题。在这场新势力造车的盛宴中,何小鹏作为一个纯粹的“外来者”,从来都不强调自己是造车企业,反而是不停强化“把特斯拉打到找不着东”的科技公司概念。

从2019年3月,何小鹏首次在微博上透露小鹏P7车型规划以来,“鹏友”们就惊喜的发现,不管是产品定位、智能级别还是整车造型的既视感……小鹏P7都明确把特斯拉Model 3作为自己的竞争对手,而且是唯一的对手。以至于Model3在发布国产版价格第一时间,何小鹏就在微博秒回“Model3国产版32.8万(不带自动驾驶)毫无竞争力,起码应该再降价1万美元.....并称交付时间估计也要在2020年的第二季度,小鹏P7出来肯定辗压。”

 

但是,碾压暂时没有看到。根据乘联会的统计数据,小鹏P7 2020年全年累计销量15315辆,还不及特斯拉Model 3在12月的单月23804辆的销量。何小鹏所说的碾压不是产品这一物理属性就能做到的。作为供应密集型产业,一辆汽车产品的好坏考验的是一家企业品牌、资产、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以及运营方方面面体系能力。

小鹏P7是一款好车吗?我相信既然有1万多人选择购买,那肯定是有它的可取之处。但小鹏P7无论定价、定位都过于对标特斯拉,反而会给消费者留下一种“山寨特斯拉”的印象。

与特斯拉比,新势力汽车差的可能不仅是一辆车,而是建立一套稳定的发展基础,这是很多汽车企业操盘手的一个基本共识,遗憾的是,一些企业为了资金不得不只顾当前,无法想得更远。

于是,在中国,很多汽车创业者做了很多概念,说了很多大话,甚至不惜一切地“卖车圈粉”。

 

 

学习Model 3,到底是不是件好事

 

资深投资者周梅森曾说:小鹏等从互联网江湖发迹的成功者,现在转战到完全陌生的领域,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能否闯出一片天地,技术创新和领先将是最核心的考验。

在许多细节,你会发现小鹏P7都有学习Model 3的痕迹。比如,车头的前备箱,让人想起Model 3,但是尺寸却比Model 3小了一号。B柱上刷卡的设计,还有位于车顶的双闪灯按钮,都和Model 3一致。

 

 

再比如,Model 3取消了后视镜调节按钮,将它集成在方向盘上的多功能按钮上。小鹏P7也是如此。车机系统方面,小鹏P7也想学特斯拉丰富的生态功能,并引入一些更本土化的娱乐产品。狂野飙车这个

iPad上常下载的赛车游戏,被小鹏P7移植到车机系统内,和特斯拉Model 3一样,同样支持方向盘控制。

 

 

事实上,小鹏汽车与特斯拉的渊源颇深。何小鹏曾公开表示,自己是受特斯拉的启发,才创办小鹏汽车,在产品方面也受到了特斯拉的显著影响。有业内人士透露,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型小鹏G3的部分自动驾驶功能即是使用特斯拉的开源专利开发的。

 

 

在去年的广州车展上,何小鹏宣布在小鹏2021年亮相的新车上,会搭载量产版激光雷达。众所周知,在自动驾驶感知能力方面,激光雷达有着其他传感器无法比拟的扫描能力。

很快,在大洋彼岸率先引发了隔空骂战。在小鹏相关报道的下方,对激光雷达一直不屑的马斯克亲自下场评论:“他们有特斯拉软件的旧版本,并没有我们最新的神经网络计算机。要明确的是,这只是小鹏汽车的问题。中国的其他公司没有这么干。”很明显,话里话外还在影射着之前两家的抄袭纠纷。

当然,在隔空diss这方面,何小鹏向来不是吃素的,隔天他便在朋友圈做出了回复:“看来昨天我们发布的包含激光雷达的小鹏下一代自动驾驶架构,让西边的某人很不爽,连续用 pigu 发声。我想说的是,造谣早就证明是无法打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的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话里满满是对于技术与产品的“迷之自信”。

不过,何小鹏对自家自动驾驶技术的自信,被业内不少人士质疑有夸大功能嫌疑。

知名汽车博主王铜根在体验过小鹏汽车后,这样点评小鹏定义的自动驾驶,“小鹏汽车对周围车辆的识别能力只能用惨来形容,希望自动驾驶车迷们能在交出油门和刹车的控制权之前多做一点功课,明白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给怎样一个不靠谱的功能。”

在2020年,一位小鹏车主也反映,他某一天驾驶在北京的高速路上,当时正值下午,当时他启动了小鹏的自动跟车系统,车辆正跟随着路面标线正常行驶。但行经一个路段时,太阳的影子投射在路面上,这时候,他的小鹏居然直直跟着路面上的影子跑偏了!

对于这件事,小鹏的回复也相当简单,只是指出这是软件的BUG,日后会进行升级。设想一下,如果当时车主分神,或是过于信赖这个系统的话,发生交通事故的几率是相当高的。

小鹏自动驾驶到底有没有干货

如果说上面的问题,依靠软件升级就可以解决。小鹏自动驾驶最大的命门就是,如何从法律角度证明其自动驾驶核心技术是否“窃取”自特斯拉。

2019年1月3日,特斯拉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工程师曹光植离职,随后加入小鹏汽车。两个月以后,特斯拉对曹光植提起诉讼,罪名是窃取商业机密。

特斯拉方面认为,曹光植在 2018 年底曾将特斯拉自动驾驶源代码副本上传到了其个人的云端账号以及个人电子设备中,其中包含约30万份代码文件,而后将这些数据分享给了小鹏汽车

特斯拉方面的律师表示,这是特斯拉通过五年多努力工作以及投入超数亿美元资金所获得的产物,小鹏和曹光植没有合法的权利拥有这些技术。

目前,法院让小鹏汽车准备好XPilot的源代码,而对应文件将和Autopilot源代码一同移交至第三方机构进行对比审核,并作为小鹏自动驾驶是否有窃取行为的判定。

事实上,上述事件并非小鹏汽车第一次涉及类似纠纷。2019年7月,前苹果公司员工张晓浪被加州圣荷塞市的执法人员逮捕。

据报道,张晓浪当时借口回北京陪产假,却在这段假期被监控摄像头拍到他进入苹果公司自动驾驶汽车实验室,将设计蓝图和其他资料下载到自己的个人电脑上。而后,他前往中国,并获得小鹏公司的聘用。

在如今的小鹏自动驾驶负责人吴新宙加盟小鹏汽车之前,担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的是前特斯拉担任Machine Learning的技术负责人谷俊丽。其曾是特斯拉Autopilot机器学习技术的领军人物。

“电动车只是明天的汽车,后天将会是人工智能车的天下”,何小鹏对自动驾驶的未来看得很清晰,但在通往目的地的路上,这种人员上的高度巧合是正常人才交流还是另有隐情,我们不得而知。

在众多车企中,目前小鹏是唯一一个与特斯拉有绝对交集的品牌,不仅品牌、产品定位十分相似,连主力车型小鹏P7也与特斯拉Model 3价格几乎完全重叠。

在特斯拉Model 3降至24.99万的当月,小鹏P7的交付量仅为2104辆,遭遇了规模交付以来的首次下滑,同时也成为了造车新势力中唯一一个在10月份出现销量下滑的企业。

上市不到一年时间,一切还处在上升期的P7就遭遇了特斯拉的致命一击,何小鹏的焦虑已无需多言。
 


免责声明:本文由作者原创。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EETOP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1. EETOP 官方微信

  2. 创芯大讲堂 在线教育

  3. 创芯老字号 半导体快讯

相关文章

全部评论

  • 最新资讯
  • 最热资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