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片路在何方? 魏少军 赵伟国:芯片人才匮乏,应鼓励更多非芯片人才转型到集成电路事业

2019-09-12 13:16:35 来源:网易科技、集微网
9月11日,网易科技和杨澜联合推出的节目《致前行者》第二期《中国芯片,路在何方?》正式上线。杨澜对话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教授和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先生,讨论中国芯片的发展之路。魏少军、赵伟国和杨澜就中国发展芯片如何做到自主可控、并购是不是有效手段、人才方面如何解决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2018年全球芯片销售额约为4688亿美元,中国进口芯片3120亿美元,占比2/3。这意味着世界上每生产3颗芯片就有2颗运往中国。


进口到中国的芯片中,大约有一半又被装到整机中出口到全区各地。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教授在接受网易科技《致前行者》中杨澜的采访时表示,中国本土去年生产了大概370亿美元的芯片,所以实际上真正用到的进口芯片只占进口额的40%,这是中国融入全球化的重要标志。
 

对此,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也在采访中指出,一方面中国是全球信息产业全球化不可代替的部分,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对进口芯片依赖严重。
 

赵伟国进一步指出,3120亿美元的芯片进口对中国集成电路企业是机遇也是正面临的危机。中国芯片企业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但是因为这关系到20万亿的电子信息产业的安全,中国仍然被卡着脖子。
 

在复杂的国际贸易环境下,中国芯片产业该如何发展呢?魏少军和赵伟国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魏少军认为,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中国芯片业发展需要有“战略定力”,不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一方面要大力发展自主芯片业,另一方面要持续开放合作。集成电路产业链长而且复杂,并不需要所有的环节都要自己做,有些环节只掌握核心技术就可以了。
 

魏少军还强调,闭关锁国的历史证明,自我封闭意味着落后和倒退。融入全球化,多交朋友,开放合作,路才能越走越宽。他还驳斥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这一被人奉为神明的观点。
 

赵伟国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表示:“第一,我们能做的尽量做好,第二,我们要尽可能和别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缠斗在一起,你想甩我都别想甩掉!”
 

发展中国芯片能靠资本运作吗?赵伟国针对这一问题回答道:“进入一个新领域相当于渡河,我们要把桥头堡买下来才能进入真正的战场。”
 

据他介绍,紫光在发展早期通过并购的形式获得了完整的团队、技术甚至市场,这主要是为了节约时间,通过付出更多的金钱来提升效率。
 

目前,紫光在通讯芯片领域已经跻身全球前三, 5G等专用芯片相继推出,在储存芯片领域迎头赶上,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宣布,在今年9月量产基于Xtacking架构的64层256GbTLC 3D NAND闪存。
 

关于集成电路行业的重要性,魏少军认为,这个行业还会持续发展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如果中国有一家公司市值超过1000亿美金,收入至少超过300亿美金,有3到5家超过100亿美金,这时候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才能在全世界算得上是前三强。
 

赵伟国也表示,在这一如此重要的行业里,中国目前仍处于“抗日战争”刚结束的阶段,解放战争才刚刚开始。“这场战争恐怕不是三年就能打赢,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他如是说道。
 

芯片产业技术门槛高、研发周期长、投资回报周期更长。魏少军表示,中国想要成为芯片强国,首先要戒骄戒躁。无论产品技术多么好、得到多少人的赞扬、得到了什么奖励,通通不承认,承认的是在市场上卖了多少,在市场上论英雄不能靠忽悠,要靠真才实学。


赵伟国则认为首先要解决人才断档和投入不足的问题。地方政府狂热的招商,一些企业仅靠政府补贴和投资人来生存,这造成了很大的资源、人力分散。
 

据了解,目前我国芯片从业人员缺口高达30万。对此,魏少军表示,芯片人才培养的周期过长,大学毕业生很难被企业用起来。行业内往往通过不合理的挖角来解决人才空缺问题,这些人的工资拉高了,整体素质却没有跟上。
 

魏少军建议,首先应该鼓励一批不是从事集成电路的人,转型到集成电路事业当中,并且加大企业的在职培训,通过提升在职人员的技术水平,能够使他们满足现在需求。


免责声明:本文由作者原创。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EETOP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