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谷歌、英特尔、高通、赛灵思等牛逼企业纷纷要求美国政府放宽对华为的销售禁令?| 老兵戴辉

2019-06-18 13:00:05 来源:最牛博弈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的工业和安全局(BIS)把华为公司加入其EntityList(实体清单),这个事件影响很大,迄今已经月余。

据路透社6月17日报道,有消息人士透露,高通(Qualcomm)、英特尔(Intel)、赛灵思(Xilinx)等美国芯片供应商正在悄悄游说美国政府,要求其放宽对中国科技公司华为的销售禁令。 
 

本月早些时候曾报载:谷歌(Google)公司也主张继续向华为销售硬件、软件和技术服务。 
 

这几家公司,恰恰是在这次事件中影响会挺大的公司。我们来逐一客观分析一下。 
 

高通 Qualcomm
 

高通的盈利模式主要是两个。1、收取授权费(所谓“高通税”),2、卖芯片(所谓“卖基带送CPU”)。 
 

华为的高端手机都是用自己海思生产的芯片。但任正非提到,华为每年采购5000万颗高通芯片,这些芯片主要用于中低端手机。
 

市场上还有紫光展锐、联发科等中低端手机主芯片供应商。 
 

这次纳入实体清单之后,根据任正非所说,华为的手机在海外市场发货量下降40%,但国内还有增长。 
 

如果美国政府的限制一直存在,一方面,华为可以用更多联发科和展锐的芯片来替代高通,另外一方面,海思可以干脆直接卖手机芯片给其他手机公司来参与广阔的海外市场! 
 

毫无疑问,这两点,对高通的冲击都不小。 
 

任正非曾说,华为在帮西方芯片公司改良财务报表。我相信,其中之一就是高通。
 

再说高通最大的盈利来源:专利授权费。 
 

苹果一直和高通打官司,认为其授权费收取方式非常不合理,并弃用高通芯片而用Intel的基带芯片,无奈Intel不给力,对苹果手机的销售冲击不小。老兵戴辉手上这只iPhone XR,在家里封闭洗手间里的信号强度,通过看抖音和快手的流畅程度来看,不如华为手机。 
 

由此大家知道,那么多手机公司包括苹果,不得不给高通支付高昂的“高通税”,一个重要原因是高通生产了非常好的手机主芯片,所谓“卖基带送CPU”。
 

如果华为对外销售自己的主芯片,比如给苹果,那么高通的地位就会受到动摇,能不能持续收那么高的“高通税”就很难说了。 
 

赛灵思 Xilinx 
 

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是由赛灵思公司发明的,目前主要是美国的四家供应商:Xilinx(赛灵思) 、Altera(Intel收购)、Lattice、Actel。前两家占领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华为和中兴每年使用大几十亿人民币的FPGA,几乎全部都是进口的。 
 

FPGA有多个用途。华为采用FPGA,最大的用途是用于专用芯片ASIC的前期验证。设计师将代码烧入FPGA,进行实际应用验证,如果有问题,就重写再烧,验证成熟之后,再流片成ASIC。这样可以大幅降低流片费用。 
 

FPGA的应用其实可多可少。如果以前要在10,000个盒子里用FPGA验证,我以前可以只试1000个,就去流片做成ASIC。 
 

万一出现些问题,在软件侧面可能也可以进行修改。手机的K3V2刚上市时,bug成堆,就在华为手机的软件上做了很多适配。
 

芯片是赢家通吃,国产FPGA的成本是高过进口的,性能也弱一些,正常市场环境下,大规模推广使用并不容易。
 

现在好了,不用也得用了,华为硬拉国产FPGA上马。
 

国产的FPGA(如紫光同创等)在快速发展,尽管性能上还有差异,已经可以满足不少中低端场景下的应用。这部分市场,国货将快速替代。 
 

据说,对于要求较高的场景,以前用进口的一颗FPGA,现在可以考虑用两颗国产的FPGA来替代。这肯定会带来设计上的一些麻烦,但并非不可实现。 
 

英特尔 Intel 
 

因为英特尔的x86架构 CPU停止对华为供应,华为停止了常规服务器的出货,以及笔记本电脑的出货。 
 

x86服务器毛利润率比较低,大概百分之十左右。业界有调侃:服务器的竞争,就是Intel主导的傀儡战争。 
 

华为的电信核心网底层实际上使用的是x86服务器,但是已经实现了软硬件解耦。x86服务器本来运营商就是要单独采购的,华为卖不卖并不影响实际的应用。 
 

任正非先生的说法是,首先要保护华为这艘飞机的发动机和油箱。因此,x86服务器和笔电显然并不属于此列。 
 

理论上讲,华为即使不做服务器和笔电,也有大把其他公司做,还是要用英特尔芯片英特尔并不会有任何损失。 
 

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短时间可能对华为带来伤害,长期来看,英特尔自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最主要是服务器领域。 
 

Intel CPU在服务器领域,占有率高达90%以上,再加上AMD, x86架构的占用率高得惊人。 
 

与之竞争的Arm架构在智能手机上非常成功,完胜Intel。 但Arm用作服务器的CPU,却一直都不咋的。 
 

高通和Marvell(美满)都搞过基于Arm的服务器芯片,并没有做大。国内基于Arm的飞腾CPU主要是应用于特种应用,比如出名的超算中心天河一号和二号。 
 

2019年1月7日 ,华为宣布推出Arm-based处理器——鲲鹏920(Kunpeng 920),以及基于鲲鹏920的泰山服务器。
 

就服务器而言,单机的销售量其实挺小的。市场上的服务器都要支持“服务器集群”,也就是所谓公有云和私有云。 
 

云计算本来就是在x86架构上发展起来的,x86 CPU之上的云计算技术当然是非常成熟的。 
 

挑战者Arm来了!网络报导:AWS(亚马逊)是第一家提供基于Arm的计算功能的大型公共云提供商。AWS的这些新的虚拟机能够节省通用应用程序的成本,这些程序包括Web服务器、容器化微服务、缓存以及基于Arm架构的应用程序可用的分布式数据存储。在Arm架构处理器上运行的通用应用程序(尤其是常见的开源应用程序)的版本会越来越多,这会对Intel的主导CPU市场份额构成长期威胁。这款处理器与AWS最近推出的AMD CPU也都使AWS在与Intel就CPU定价进行协商方面占据优势。 
 

上面的消息表明,Arm已有技术来实现服务器集群。老兵戴辉了解到有虚拟化技术和容器技术两个路径。据说国内的UCloud已经实现了Arm云计算功能。 
 

对于华为而言,第一可以做的,就是将电信核心网从目前的x86架构,移植到Arm架构上。 电信核心网上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态,所以改动并不难。这将是Arm服务器一个巨大的应用突破。 
 

再脑洞大开想一下,腾讯的微信、手游也都可以从目前的x86系统上转到Arm系统上。因为也没有什么Wintel的应用。 
 

最近听说,中国政府将加大对自主可控CPU服务器的支持力度。 
 

国内自主可控的龙芯也宣布实现了KVM虚拟化,可以支持云计算功能。 
 

苏州中晟宏芯的POWER芯片(IBM授权)支持KVM虚拟化。京华科讯于2017年在基于该芯片的中太服务器上,调通了桌面云计算,这是第一次在国产CPU上实现桌面云。 
 

Intel对人工智能也极其看好。Intel收购了以色列的MobileEye,这是汽车自动驾驶领域的一家核心技术企业,正野心勃勃想在5G+人工智能+无人驾驶市场大展身手。中国的5G发展可望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对Intel也肯定很重要。
 

Intel旗下还有全球第二大的FPGA,仅次于赛灵思,上面已经介绍。 
 

谷歌 Google 
 

中国品牌的所有智能手机,都采用谷歌的安卓作为操作系统。苹果手机使用自己的IOS操作系统,但是不授权给其他品牌使用。 
 

美国政府这次要求不得向华为提供软件分发平台(Google Play),以及应用,如搜索、导航、翻译、Youtube等。这使得华为在海外的手机销售遭受重挫,任正非说下降了40%。 
 

华为直接开发基于微内核的下一代操作系统,运行效率将显著超过目前的安卓。Google自己也在做基于微内核的下一代操作系统。 
 

华为的操作系统,在生态上是可以彻底与Google脱钩的(但此点目前还不明朗)。在中国大陆,大家用的APP基本都是国产的,微信的小程序还凝集了一堆生态。哪个应用不合作,网民的唾沫可以将他淹死。 
 

华为做操作系统的历史非常久远,经验也很丰富,所以技术不是问题。1991年,徐文伟在华为首台局用程控交换机JK1000上开发成功了专用操作系统。后来的C&C08、Soft Switch(NGN)、IMS、NFV等各代核心网技术中,操作系统都是最基础和核心的技术。 
 

5G+AI+无人驾驶在中国将大规模发展起来,未来的智能汽车操作系统,华为肯定会大干猛上了。 
 

华为的手机操作系统也在走向海外,预期会在俄罗斯等发展中国家率先大规模商用。这对Google的冲击就大了。 
 

结 语 

老兵戴辉一直坚信:信息科技领域,中美结婚这么多年,离婚没那么容易。 

相信凭借两国政府的智慧,中美终将携手共进,为全人类共同做出贡献! 

老兵戴辉期待着这一天的尽快到来。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