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一年后他的公司上市了 | 戴辉:李一男做车与他曾任华为电气CEO有关

2018-10-21 10:43:49 来源:上观

去年9月,李一男出狱之前,我写了一篇文章《我所知道的李一男》,文章的最后写道:人生波折不要紧,期待着他重新出山的那一天,让我们再看到一个阳光灿烂的大男孩。

1998年,李一男曾做过我的领导的领导,当时他在华为亲自管整个无线产品线,我在华为移动行销部卖GSM产品,是最早的销售人员之一。我们都是湖南人。

出狱之后,他很低调,没有在公开场所亮过相,我一度还担心他是否能否顺利重返“人间”。

不久之后,当年在他和出租车司机打架后赶去“救驾”的李祥庭告诉我,让我松了一口气:男哥精神不错!

这一年多来,江湖上并没有太多他的传说,无非是去梅花天使当合伙人。直到昨天,10月19日:小牛电动在美国上市了,代码叫 “NIU”,李一男圆了敲钟梦。

这一年,李一男已经48岁了,相信他的传奇还将继续。

他说话很有狼性

李一男脾气不好。

大学少年班的学生智商都很高,但经历的挫折太少。他比较瘦弱,为了体现权威,有时候说话就会很狠很有狼性。其实,他只比我大两岁。

当时的华为,领导骂人再正常不过了。比如某副总裁这么骂过我们:在我的脑袋被老板砍了之前,我把你们的头都砍了!但也不是所有领导都一样,经常被李一男骂的负责GSM开发的刘江峰也只比我大两岁,但是性格就很不同。

第一次见到李一男是在科技园中区的科技大厦(5号楼),我正在努力啃书。看到一个不怎么挺拔的瘦男生目中无人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我前面工位的椅子上,将脚放到桌子上,抓着一个同事的水壶就猛喝了起来。如此之牛,我没敢搭理他,他就径直走了。我惊问:他是谁?有人答:你这个土人,他就是李一男!

去山东答标,李一男亲自带队。浩浩荡荡几十人,都着黑西装,气势磅礴,客户说象黑社会来了。交流会上,客户技术人员问:你们华为的基站,在我们山东的冬天能不能用啊? 华为一个技术人员答:可以啊,我们在内蒙的实验局,冬天大雪纷飞,也用得好好的!李一男非常生气,直接在会上指责:哪有你这样回答问题的?你马上给我从华为离职!李一男的意思是要科学地回答能到零下几十度,但那个时候,这些数据未必有,即使有,也未必正确。该员工后来被下面的领导保护起来了,但李一男这个大脾气的故事传得很远很广。

1998年11月3日至5日,信息产业部组织召开了“国内生产移动通信系统设备用户协调会”,我请男哥会见我对口的江苏管局的领导。他低着头,说话细声细气,多数时候沉默不语。我发现,原来男哥见高层客户的时候,还是很有些羞涩的。

1999年2月,移动行销部的人春节都没有回家,集中培训,准备99年大干一场。大年三十中午,在南油聚餐。李一男讲话,你们努力前途一片光明之类又大又空的话。大家喝了些廉价白酒。他后来在出租车了大吐一场,与出租车司机差点打了一架,喊李祥庭带队去救他。李祥庭哭笑不得,赶紧拿钱赔给司机。

他相信唯有偏执狂才能成功

在技术上,李一男相信:唯有偏执狂才能成功,他是个独断专横的人,而且有浓厚的技术情结。敢做决定,但却未必都是正确的。

1995-96年,一个大哥大卖几万,华为看的眼红,想上移动,到处去调研。移动公司的人都说,你们做GSM哪里还有机会啊,人家地盘都占完了!对了,马上就要3G了,你们不如去研究3G! 但李一男坚定地认为,没有GSM哪里就会有3G?因此,挖了东方通信的刘江峰团队开始研究GSM,果然做了出来。 而3G到了12年之后的2008年,乔布斯发明了苹果手机后,中国国内才发3G牌照,3G市场才真正启动。

李一男做出的一度放弃CDMA,聚焦GSM的战略对华为后来有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一度让任正非先生痛感要破产,但是最终却让华为远远超过了中兴。

那个时候对国产GSM设备的定义很有些滑稽,所有西方公司如爱立信等因为在中国有厂,也都是国产设备。为了避免程控交换机民族品牌集体崛起的故事在GSM上继续上映,西方公司学聪明了。国内市场上,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阿尔卡特、西门子等西方公司都在国内有厂,都大幅降价,华为做得很惨淡,但好歹还有点基础,不像CDMA那样干脆基本绝收。

当我们在海外白山黑水地卖GSM的时候,李一男于2000年北上创立了港湾网络,先是代理,后来自己开发全IP的设备。当时,华为还在ATM与IP两种不同技术上举棋未定。但李一男坚定地选择了IP方向,事实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如港湾推出的IP-DSLAM宽带接入设备,就引领了时代潮流。港湾业务上做得挺好,可圈可点。

港湾管理层很多都是华为的老人。我后来见过企业网渠道负责人陈凛,他说他根本没有提辞职申请,是直接被创业的。李一男跟他说,去港湾上班吧,手续已经跟你办好了!

如果港湾继续大做企业的路由器和交换机产品,显然他就成功上市了,中国版的思科。因为,当时华为主要业务在做电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很少。双方尽管有竞争,但是规模不大。任老板忍忍也就算了,毕竟干父子一场。

但港湾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2003年年底收购了华为光传输元老黄耀旭创立的钧天。任正非在EMT会议上说:乖乖,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还胜利会师了!

当时,华为最大的利润来源是两个,程控交换机与传输,移动还只是个拼命烧钱的主儿。港湾如果进入运营商的光传输市场,是动了华为的奶酪和根本。

华为成立了打港办,不惜代价从各个领域进行封杀。港湾受挫后,2006年中,李一男又回归了华为,担任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是个虚职。后来参与了终端公司的芯片项目,就是现在海思牛轰轰的麒麟芯片前身。那两年,他带的是金手铐,乐得逍遥,对所有人都很和气,性情大变。

再次离开后,他去了百度担任CTO,但呆得不久。有时候我想,如果李一男一直在百度里做CTO,以他的性格,他可能会讨厌糯米团购和百度外卖。如果少花掉这两百亿,百度的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也许会更伟大。

之后,他在金沙江当风险合伙人,从公开批露的信息来看,李一男是以自己个人身份直接入股了几个项目,投资了好车无忧、人人爱车、小矮人科技、艾拉科技、乐享在线等多个创业公司,其中大部分项目是与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共同参与。

“李老”曾经担任华为电气的CEO

大家所熟悉的李一男,是程控交换机、百度、12580、联络互动,这都属于通讯与信息化的范畴。

但是在小牛这个项目中,李一男在华为电气和终端公司的经历,却是宝贵财富。

1999年,李一男担任了华为电气一年多的总裁,那正是男哥在华为最威风的时候。

李一男长个娃娃脸,内部称呼是“李老”,洪天峰是“洪老”,郑宝用是“阿宝”,刘启武是“刘姥姥”。我们当时无线产品线的会议纪要上,有时都尊称“李老”。

黄庆伟回忆说,任老板亲自带了“李老”过来,在所有研发和市场管理层面前亮相。老板先K了一顿大家,然后勉励大家在“李老”带领下再创新高。先打一棒,再发一把糖。

男哥去华电之后,我们无线部门的人就长松一口气了。

李一男一直是搞技术的,并没有全盘管理过一家公司,这是他的第一次。而华为电气从李玉琢的莫贝克时代开始,经过聂国良时代,一直都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

除了经营管理之外,最重要的是,李一男第一次真正有机会去了解电气控制,在职期间,他曾去华为电气杭州研究所视察工作,这里是华为电气变频技术的起源处。变频技术的延伸就是传动和电气控制。

华电启动出售事项后,李一男就离职创业做港湾去了,然后和老东家之间有了轰轰烈烈的故事。

2001年,在郑宝用的主持下,付恒科和童永胜等人的努力下, 华为电气整体出售给了艾默生。在“IT的冬天”,这笔钱给华为穿上了一件“小棉袄”,也为后来“打港”立下了基础。

小牛电动来自“华电-艾默生”创业系

“华为电气—艾默生”系,这是成就A股最多上市公司的创业群体。据“电源村”村长代新社统计,有十多家公司在A股上市。

而小牛电动是华电-艾默生创业系中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

据我的了解,小牛电动有好些核心岗位的干部来自老华电,是李一男的旧部下,在研发、供应链、销售等核心岗位。

无论是电动汽车,还是电动踏板车,核心都是“三大电”,电控、电机和电池(和BMS)。

从华电的变频控制技术衍生出来的电控,是成功的关键。 汇川在商用车(大巴等)电控、麦格米特在乘用车(小车)电控、英威腾在列车(地铁等)的控制、步科在物流AGV小车上的控制,本质上都是这个技术。

据黄庆伟爆料:大疆起家是自研飞控,但几个电机本身的控制技术,最初也是来自华电—艾默生系的银燕电气。当然,现在大疆完全自研并发扬光大了。步科现在也在做无人机的电机控制。小牛自研了电控和电池管理系统BMS,这是标准的华电-艾默生基因。

小牛何以能在美国上市?

市场上以雅迪、台铃、绿缘为主要品牌的电动车,量很大,价格也很不高。在通用产品上,和现有厂家竞争,小牛没有胜算。小牛是以高端品牌进入电动车市场的,参考了特斯拉的定位。

在两个核心器件上,小牛用了很高级的供应商。一是电机,采用德国博世定制版。 二是电池,采用了与特斯拉同级的松下18650锂电池,重量仅为12kg,相比同行的铅酸电池一般50kg的重量要轻。

小牛当时立志要做世界第一的续航里程的电动踏板车。在零部件选择上,小牛一开始就决定所有的东西都选最好,电池用松下的,电机选博世的等等。当时要用最好的物料,但是怎么控制成本却成了一大问题,因为一开始量很小,供应商很难给到太低的价格。小牛电动第一批车是亏钱卖的,只有等量上来,先从单台车做到盈利,再做到当月盈利以及当季度盈利,这样慢慢一步步来。

深圳对电动车的动力有限制,小牛的“城市版”也贴心地考虑到了这一点,在十八线城乡,还有“动力版”。

在长期颠簸的情况下,电路容易失效,我参与投资的明锐理想AOI,服务于特斯拉、丰田、宝马、比亚迪等众多名牌车使用的电路板制造业务。这些公司甚至对每一个焊点的形状,都有极其严格的要求,这对长期颠簸的环境非常重要。这个技术,也已经成功应用在芯片封装上。

牢狱生活是他刻骨铭心的锻炼

李一男案子的二审,是网络直播的。二审中,男哥采用了为自己做无罪辩护的策略。

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出去之后,可以继续自己的事业,大家看到了,小牛电动车还是风生水起。最大的坏处是不能缓刑,要在看守所里坐满每一天!

有传言说,李一男住的是单间。我曾见到也从里面出来的D同学,说在看守所里有人见到过男哥,和大家一样,都是大通铺,要侧着睡觉。

据说,李一男每天看书、打坐、原地运动。

这两年半的磨炼,毫无疑问,刻骨铭心。

 

“梅花天使”吴世春和李一男,曾是华为与百度的同事。

吴世春投趣店、唱吧等成功项目,肖旭曾分析说:吴世春是德州扑克高手,成功或者失败的诀窍都是,在牌好的时候,敢于下重注。吴世春最大的长处,在于看准并能长期扶持一个企业家。

在李一男身陷囹圄的两年多里,吴世春一直没有抛弃小牛。在他心目中,这是一手好牌,要敢于下重注。

李一男出事之后,牛电科技进入了艰难期,由于个别机构的LP对缺少李一男的牛电科技缺乏信心,原本的投资计划最后不得不取消了。当时这家公司基本都快断粮了,必须再去找到新的资金进来才能把这个坑给填平,最后吴世春拉来自己参与管理的另一支的基金凤凰祥瑞来领投,由梅花创投和GGV来跟投,最后才把这个坑给填平。2018年上半年在牛电科技的Pre-IPO轮融资中,梅花创投成立专项基金与刚募集完的成长一期基金再次投资牛电科技。

为什么有这么多吴世春无怨无悔地帮李一男?

我想有两个原因。一则,李一男是很有话题的高科技人物,对2C的消费产品,这点非常重要。 二则,李一男投资联络互动成功,最高时候市值十亿,而他在小牛上敢于“ALL IN”了。男哥在看守所期间,所持股票减持并继续扶持小牛,小牛也取得了第二次的众筹成功。

李一男说过,他有过很多挫折,摔过很多跟头。而真正的勇者,能敢于从挫折和泥坑里爬出来。

小牛美国上市,不是终点,只是起点,期待李一男的传奇继续。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全部评论

X